会飞的鱼

淮阳四通镇电脑组装
电脑维修、直播声卡、监控安装、手机解锁
首页 » 天下杂侃 » 安全套安慰不了破碎的心灵

安全套安慰不了破碎的心灵

莱瑞讲课,通常以电脑上两幅画面开始——杨利伟在太空问候家人;杨利伟三口之家合影。他在点击中说明:“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家西庭。”近年,他清楚地目睹典型的传统之家正遭遇来自西方的颠覆与解体。中国年轻一代正从千年性禁忌中解放出来。忠诚一个人的婚姻正受到挑战,贞操受到嘲弄和质疑。如电脑上显示的某杂志封面,上书标题:好女孩上天堂,坏女孩走四方。莱瑞不客气指责类似媒体,特别是时尚类刊物“利润冲昏了编辑的头脑”。电脑上另一张照片,一位中年男人与三个学龄前儿童的合影。背景是三个穿着暴露的内衣模特。莱瑞对这一巧合组合的反应是:“如果是美国人的话,家长会起诉这家商店或拒买该店东西以示抗议。在美国,内衣广告不准摆放街头,而现在中国一些城市肆无忌惮地只顾商业利益,无视儿童权益。”

  莱瑞以一图表明示性乱与性病传播概率。一个性伙伴,即中国倡导的一夫一妻制,感染机会是零。零之外,2—3、3—7、4—15、5—31、6—63感染源便呈几何状递增。莱瑞忧虑正走向开放的中国,危险暗流环涌。中国虽没如30年前美国公开教唆“只要想要就去做”的自由、解放,但一些媒体导向、商家趋利皆或明或暗地往悬崖处引领青少年。以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,若不黄灯频闪,其危害将数倍于美国。

  仅离婚数字之变即表明社会之变。1975年,中国离婚率5%,1995年25%。即将到来的2005年,莱瑞保守估计35%左右。莱瑞以在中国了解到的数字与事实直言:“中国正在重走美国走了30年的错路,高估了安全套的安全作用,而没告诉青少年:道德教育和健康教育是唯一的安全选择。”

  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,美国8年前开始浪子回头,并有向中国优秀传统学习的声音呐喊媒体,如“发乎情,止乎礼”。1996年始,那些曾经说“是”的成人开始教他们的孩子现在及未来说“不”。从性自由到性节制到性贞洁,是因美国政府在诊治性病、艾滋病上花了10亿元,其中数百万元用于安全套免费发放,但治标不治本。人们抗争艾滋病20多年,终于觉醒,艾滋病决非纯医学问题,它是一个由吸毒、性自由和家庭解体派生出来的社会肌瘤。20年来,美国数百万青少年相信性行为的保护神是安全套。正是这种抵御艾滋病的错误认识导致艾魔肆虐。1996年,美国开展了一系列性节制教育。它成每年总统国情咨文、竞选讲演不可忽视的内容。

  而中国在发出与世界接轨声音的同时,亦向悬崖逼近。为青少年免坠悬崖,莱瑞视以下真实故事为缰绳——

  玛丽安的故事

  玛丽安14岁始有性经历。现在16岁有过3个性伙伴的玛丽安不想再这样下去了,但她苦于无法改变自己,因她的男朋友强迫与她发生关系,而且她的朋友们都是这样。她对自己感觉很糟,经常借酗酒和吸毒麻醉自己,她希望自己能重新开始。

  真相:1/3有过性行为的少女并不愿与他人发生关系,如果某些人出于压力而违心行事,他们选择性节制的权利实际上已被剥夺了。但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,要对自己说“永远不会太晚”,你永远有机会重新开始。

  格里恩的故事

  作为芝加哥熊队的专业足球运动员,信守承诺和持之以恒是通往成功的基本要素。因此我作出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——不为一时冲动出卖终身幸福。即婚前不与她发生性关系。1999年,我遇见田径运动员陶娅·布朗。我们相互发现,双方拥有共同的生活目标,即我们职业运动生涯之外的目标。一年接触,我信守承诺。2000年5月27日,我们结婚了。我们的故事是牺牲一时刺激从而换取长久幸福的例子。

  科瑞的故事

  我来自一个乱七八糟的家庭。当我3岁哥哥8岁时,父母离婚了。我父亲很快再婚,后来我有了异姓弟弟、妹妹。我11岁时,我父亲再次离婚。我12岁时妈妈也再婚了,我又有了异姓弟弟、妹妹。我哥18岁时让一个姑娘怀孕,他们的孩子后来被女孩姑姑收养。后来我哥和另一个女人结婚,现在有一个6岁男孩。我20岁时我父亲又结婚了,所以我再添一个异姓弟弟。我周围亲属中没有一桩成功婚姻,但这并不意味我也不能拥有。他们的失败警告我慎重对待婚姻——世上不会有任何事让我出卖婚姻。

  蕾伊塔的故事

  我11岁时与我爷爷进行了一次长谈。那年,我到爷爷居住的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小镇上度过难忘的假期。每天起床时发现爷爷已外出,我很想知道爷爷去哪里,所以有一天早上就问他:“爷爷,你每天早上都去哪里了?”他答:“我去跟你奶奶说说话。”我奶奶去世近5年了,但我90岁的爷爷每天拄着拐杖在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上走上两英里到墓地。我问爷爷:“你愿意每天都走那么远吗?”他答:“你奶奶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让我拥有了全世界,没有什么我不能为她做的。我第一次吻她是在我们婚礼上,当牧师说你可以亲吻新娘时。”我祖父母结婚近70年,有12个孩子。长谈快结束时,爷爷的话深深触动了我:“蕾伊塔,我不了解奶奶之外的女人,也不想了解,露易丝就是一切。”那一天,我决定与一个男人一起共度70年,而非与70个男人共度70年。

  莱瑞以上述例子告知人们,特别是青少年,婚前守身如玉,婚后忠诚婚姻。性节制是最健康、最安全的生活方式。有中国人提问“在一定时期内只有一个性伙伴,是否染上性病?”莱瑞明确,“性病危险伴随着性伴侣的增加而增加,无论时间长短。只有一夫一妻才不会感染。”

  性病不是医生能拯救的,拯救的人只有自己。

  归根结底,性病、艾滋病背后是人的道德观。正如弗洛伊德言:“实践性道德没有传统、现代之分,它是做人的基本准则。文明与进步要以人的性生活节制的限制为代价。”

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! 作者: 孔国军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国军信息
原文地址《 安全套安慰不了破碎的心灵》发布于2012-5-20

分享到:
打赏

评论

游客

看不清楚?点图切换
切换注册

登录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切换登录

注册
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