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电脑技术员,分享我的一次偷情经历第三章 - 国军's blog-四通镇电脑维修-手机刷机解锁-文章是在2345上的技术交流论坛看到的。。 原文链接:http://wangpai.2345.cn/thread.php?fid=13&pid=3853315

七彩网络

四通镇电脑组装维修,监控安装,手机刷机解锁,解账户锁
首页>> 天下杂侃 >>作为电脑技术员,分享我的一次偷情经历第三章 - 国军's blog-四通镇电脑维修-手机刷机解锁

文章是在2345上的技术交流论坛看到的。。 原文链接:http://wangpai.2345.cn/thread.php?fid=13&pid=3853315

闲言少叙。

正当我专注于在街边的人群中寻找那个职业装的身影时,身后的引擎盖上传来一声轻响。

“……”

当我转过身去的那一刻,蓦地有一种突如其来的预感:一定是她在轻声敲击着引擎盖表示她的到来。所以当灵感应验之后,身体里的血液竟然有片刻的凝滞,我怔着身,望住那个只有一面之缘却月半以来渐渐熟稔的、常在大脑中翻滚着的身影时,竟然半天忘了如何启齿。

路灯略略昏黄,但投在她精致的脸蛋上,折射出一种独特的光芒,她歪着头,微笑着,嘴角轻轻撅起,眼睛眨巴了几下,似乎跟我是相熟多年的老友。

连时间也一并呆住了,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尴尬还是无言的心灵感应。

她最后打破了这种两两相望。

“怎么,你打算就这样看一晚上?不要请我吃饭了?

呵呵……即便这样望着又何妨呢?秀色可餐,我早已经饱了……

我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:“幸亏你说话了,不然我以为是哪个美女要搭顺风车呢,你知道的,我年龄大了,脑子不好使,忘性大。”

她被我的无厘头逗笑了,很灿烂。我赶紧绕过去,很绅士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
“请上车。”

她微微一惊,旋即温和地笑了笑,探身坐了进去。

哼,被哥的绅士打动了吧……

回到主驾驶,打开车门坐进去,熟练地点火,挂挡,每一个动作都像思考里度量的一样不差分毫,这都是我内心演练过无数遍的,毕竟,在这个复杂却荒唐的见面上,我必须保持得体的表现。

“想去哪里吃?”我故作轻松地问她,同时撇了一下仪表台边的LED钟表:906分——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!

她轻巧地笑了笑,却又有些羞涩:“你是地主,你说了算。”

我忽然很龌龊地想到了网上的段子,并且有一种急迫的想要冲口而出的欲望。

“我请你吃鸡怎样?”

我没敢注意她的反应,作为一个忠实的爱情守护者,我还没有露骨到随心所欲的地步,所以一时间血液也冲在脸上,如果不是夜色的掩护,我估计脸已经憋成了猪肝。

“呃——”不等她回答,我赶紧补充了一句:“这里有一家鸡只店不错,就是新疆大盘鸡,色香味俱佳,就是——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了辣……”

“据我所知,”我开始侃侃而谈,“女孩子一般都不太爱吃辣,尤其是像你这种娇小柔弱的女孩儿。”

然后,一种自我尴尬开始在脑海里肆无忌惮地蔓延起来,这种话要换在平时,说出半截自己都忍不住要啐自己几口唾沫星子了。

她却像个孩子一样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,开心地拍着手说:“哎,想不到你竟然连我爱吃辣都知道,我有在聊天时跟你提过吗?”

接下来按照段子手们的预设,我应该老练地说出一句“你不认为这就是心灵感应吗?你从来没有提过你喜欢吃什么。”之类暧昧的暗示性语言来增加进一步的好感。那一刻,我偷瞥到她像孩子一样的举动时,忽然有一种天使般的良心发现,同时在极短的时间内对自己做了最恶毒的抨击:你大爷的,你这么耍段子,难道是为了上她?呸,臭不要脸的……

我猜的……我说。

这家店我去过几次,路程熟悉,她见我专心开起了车,也不再追问,简单地观察了一下车内,她把身子靠进座椅里,放松地打了个哈欠:

“这段时间好累啊……”

我的心开始渐渐发凉,她不再专注于对这次相聚时,也许真的只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个人请请客,或者深点说,再次感谢我曾经拯救过她的电脑,那一刻我甚至沮丧地想,唉,自作多情的屌丝啊,你能比得过她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吗?至少它还被那双柔柔的小手天天握着,你呢?

很快到了饭店,我把车停入车位,回头看了看她,这小妮儿竟然跟周公下棋去了,看来真的乏了。

我叫醒了她,并没有趁机揩油,她惭然一笑,齿若编贝,我注意到了一颗好看的小虎牙。

饭菜上齐,她似乎真的有些饿了,我微笑着示意她动筷,她一扫之前的羞涩,大大方方提起筷子夹了一块肉,轻嘬了一口,点了点头,表示很满意。

“你也吃啊。”她并不抬头,吃的速度也快了起来,看来是饿极了。

我尽量使自己吃的斯文一些,先前那些从脑海里浮过的邪恶念头也一扫而光,对,今晚的主题就是吃饭,纯洁地吃饭。

鸡只店的大盘鸡出了名的辣,县城里其他店面的新疆大盘鸡相比而言简直是小儿科,连这种微辣型都入口似火,菜单上的变态辣恐怕只能用恐怖二字形容了。

不一会儿,她就吃了个满头大汗,一面用小手在嘴边轻扇着风,还一副享受与陶醉的样子,令人忍俊不禁。

“要点饮料吗?”我忽然为自己的失礼而羞惭,竟然忘了点些喝的,但是一个邪恶的念头又一并涌了上来。

“好的。”她头也不抬,“啤酒就行。”

这下轮到我呆住了,仿佛邪恶的念头被她一下子拆穿了,本来我也是想灌她一些啤酒的,据我所知,南方的女人并不像东北的女汉子那样善于饮酒……

一提冰镇的啤酒摆在了眼前,我开了两瓶,但并不打算喝,因为一则我并不胜酒力,二则,我还要开车,三则…………没有三则,没有。

肉下了一半,她硬生生进肚两瓶啤酒,吓了我个目瞪口呆。换做是我,已经趴下了。

但我注意到了,两抹腮红也在她脸上飘散开来。

“我不怎么喝酒,除非重要场合。”她解释说,“不过今天的菜太可口了,很合我口味。”

我忽然觉得,她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太正常,譬如我能从她平时微信聊天的口气中觉出她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,秀气、温婉、优雅而颇具气质,但她刚才的表现,却有点女汉子的强悍。

她注意到我在看着她,又羞涩地笑了,然后她放下筷子。

“我是不是失态了?”

“没有,”我慌忙摇了摇头,思绪有些紊乱,“我在想……苏杭的女孩们大都早早出嫁了,我很疑惑你为什么还没结婚?”

这是个唐突的问题,是段子手们开篇的大忌,但我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,也只好慌不择路,随意找点话题来掩饰尴尬了。

她温温一笑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没有遇到合适的。”

“像你这样优秀的男人都被别人占去了。”

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紧接着补充了一句,令我有点猝不及防,纳尼!这也太会夸人了,我的老脸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“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开玩笑的特质?”我揶揄了一句,同时觉得她的那句话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揶揄。

她拿过一张餐巾纸,并不直接回应我,而是心满意足地说:“好了,我吃饱了。”

“可是还没要主食……”我说。

“谢谢你的盛情款待——”她双手托腮,紧盯着我,我以为她下一句就会说,麻烦你把我送到宾馆吧——然后,一切不就结束了!

“现在我郑重其事回答你的问题”,她接着说,“首先,我没有开玩笑,其次,你的思想已经过时了,现代女性区别于以前的最大特征就是婚恋自由!”

“所以,我一点都没觉得晚,我还小呢,还想天马行空地过几年我想过的自由生活,这难道一点也不令人向往吗?”

我感慨地点点头:严重同意!

是啊,恋爱了,结婚了,不同时也意味着自由的节节败退吗?天天为了家庭奔波劳累,似乎并不比单身汪们来的轻松。

她不露痕迹地带过了我那则尴尬的问题,这令我的内心有些小失望,但她接着又说道:

“你呢……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帅,但稳重,成熟,眼睛里有别人没有的东西。”

这句话一下子就触动了我,我的喉咙动了动:“其实……我媳妇儿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。”

她真的说过,也正是她说过,我忽然想到了曾是当之无愧校花的媳妇儿,跟着我生活了十几年,为我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,虽然依旧风韵犹存,却难掩徐娘半老……所以我决定把媳妇儿带出来,这自然也是段子手们的大忌,但我顾不得了,此情此景,这句奇特的话忽然令我醍醐灌顶,浪子回头。

“是吧……”她并没有对我竖起防备,而是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,“这可能就叫生不逢时吧。”

“嗯?”我表示没有听清楚。

“你吃饱了吗?”她竟然又独自开了一瓶啤酒,我并未阻止,也许她的酒量可以喝完这一提吧。

“饱了。”我点点头。

一口气下了半瓶,她把酒瓶放在桌子上。

“那咱们走吧。”

我赶紧站起来到收银台结账,扭了个头的工夫,她又把剩下的半瓶喝光了。

我有点崩溃,走过去想问问她有没有事,她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脚下一个趔趄。

我赶紧飞奔上去扶住她,桌上的酒瓶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,我顺势带了一下她怕她被溅起的玻璃碎片伤到,她却无力地瘫倒在我怀里。

一股幽兰般的香气冲入我的鼻孔,令我心旌神摇。而她任凭我怎么摇晃怎么呼唤都微闭着双眸不再吭声,脸更是像熟透了的苹果般鲜艳俏丽。

唉,只好抱她上车了。


可是问题来了,我要把她送到哪里呢?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国军博客 » 作为电脑技术员,分享我的一次偷情经历第三章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