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电脑技术员在电脑城的日子----邂逅女主播 - 国军's blog-四通镇电脑维修-手机刷机解锁-作者笔名:

七彩网络

四通镇电脑组装维修,监控安装,手机刷机解锁,解账户锁
首页>> 天下杂侃 >>一个电脑技术员在电脑城的日子----邂逅女主播 - 国军's blog-四通镇电脑维修-手机刷机解锁

作者笔名: 潇湘意阑珊

电脑技术员,俗称修电脑的,卖电脑的,他们往往是奔走在一线的无名勇士,同时又是苦逼的屌丝阶层,他们经常不修边幅、技术精湛却又穷困潦倒,有人说,电脑技术员跟IT程序员根本不是一个阶层,那么恭喜你,答对了,如果说程序猿很悲催,技术猿连悲催都够不上。

不幸的是,哥就是一枚知名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技术猿。

作为单身汪相亲时,妹子总会不失时机地问哥的职业,当我鼓起勇气说IT时,妹子总会一脸懵逼地做羡慕状:哇!挨踢,散打运动员哎......

但以为电脑技术员的生活只止步于爬电路的枯燥和繁琐,你就out了,别忘了,哥有U盘和烙铁,每天有数不尽的美女踏破哥的门槛,虽然他们的目的不是来一睹哥的帅气,只是来修修电脑而已。

偶尔,还有那么一场相当香艳、值得深入的旅程。

有天,店面来了一位20来岁的妹子,略施脂粉,风韵十足,举手投足间尽显妖冶。我赶紧笑脸相迎,这类人最受我们技术员的欢迎,出手阔绰不说,单是口水就足够咱们咽上半天。

妹子说,今天发现电脑异常卡顿,自己摆弄了半天直接蓝屏趴窝了,要求我上门重装下系统。听地址不是太远,我直接报价60。

她接着说,电脑里装了声卡,重装系统时还要把声卡调好,加价到150,妹子答应的很干脆,哥就喜欢跟干脆的美女打交道。

二话不说,发动车,走人。妹子则登上一辆甲壳虫,吐着白烟扬长而去。

20分钟后到达目的地,这个小区在我们这些三线城市是出了名的小三集散地,小区里停着各式各样的高级小车,争芳斗艳。

敲开屋门,我还有点气喘吁吁。妹子嫣然一笑,挺累吧?

我心说,废话,你骑个二八自行车上10里的坡试试......

简单瞟了一眼室内,我忍不住把口水全咽下去了。

这竟然是一栋跃层户型,里面装修极尽豪华,尽显奢靡,高档的木地板古色古香,干净的一尘不染。

我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脚上脏乎乎、皱巴巴的凉拖,呆住了。

门内脚边横七竖八扔着几个包裹,几个还被拆开仍在那里,里面有黑色的网格露了出来。

不知不觉间,嗓子发干,有一股热流从身体里升起:情趣内衣!

妹子看我的眼瞟着包裹发愣,有点尴尬地说:来吧,电脑在这屋......

紧跟在妹子后面,我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万一一进门,这妞儿就大喊一声非礼呀,然后出来四五个彪形大汉把哥揍个七荤八素再勒索哥打个天价欠条......

万一一进门,这妞儿就把哥壁咚,然后来个霸王硬上弓......

万一修完电脑,妹子的衣服滑落在地,扭头送给哥两只大白兔抵维修款......

然,神魔鸟事都没有发生。

屋子足有三四十平方大,入眼都是粉色,壁纸,家具,甚至床和床上用品都充满了卡哇伊。床的对面有一个粉色屏风,屏风后面是电脑,电脑桌上家伙什还挺多:可妮兔造型摄像头、支臂、电容麦、防喷网、监听耳机一应俱全。

额......电脑旁的衣架上挂的衣服还挺多,护士服、校服、职业装,呃...还有女仆装......

这些个熟悉的设备和装束,哥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有缘得见。原来,哥第一次跟爱玩cosplay的主播靠的这么近......

废话不说,掏出U盘插进电脑的前置USB接口,开机。

妹子忽然在一旁很忸怩地说:你不会偷拷我电脑里的东西吧。

我羞涩地笑了,放心吧,我用U盘只是用来做系统的。

为了让妹子相信,我先拔掉U盘,启动电脑,数秒后蓝屏,情形跟妹子说的差不多。重启,F8,最后一次的正确配置,电脑正常开机了,卡顿半天桌面加载,放眼一看,桌面上的图标错综复杂,五光十色,除了知名不知名的各类软件、系统文件,还有密密麻麻的视频。

我指着电脑桌面上的几个网银图标问:这是你装上去的?

妹子更加羞涩地说,这,这是,是送礼物的粉丝远程给操作出来的,方便我进行网上银行查账。

哼......这种小儿科的病毒对我还不是小case,呔,看俺怎么收拾你!

一面手动结束异常进程,我一面严肃地解释道:这些都是病毒和恶意软件换了个马甲,卡顿和蓝屏都是病毒引起的,必须全面查杀,否则电脑里的东西有泄漏的危险......对了,桌面上这些视频文件需要备份一下吗?

妹子:要要要。

随手看了一下电脑配置,还行,i5四代处理器16G大内存,机械硬盘用了4个T,我勒个去,这得存多少东西啊......

妹子似乎不想让我乱动那些视频,备份的时候,摩拳擦掌,指指点点,老想自己动手。

那些视频足有120G之巨,好在处理器给力些,硬盘也配合,饶是如此,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还要多些的样子,妹子站在身后跃跃欲试,搞得我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。

然后重启...进PE...GHOST...一切顺利完成,接着调声卡,随手装上了视频播放器,开启杀毒软件扫描余孽......

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可能是杀毒造成了处理器负载过大,我在打开某个磁盘时短暂卡顿,习惯性数次双击了鼠标左键。

视频软件启动了,开始播放!

妹子一声惊呼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我惊慌失措开始拼命点击播放器右上角的X,我X,我X,XXX......

没想到点开的是一个数以十G计算的视频文件,视频流畅播放,播放器却出现了假死。

显示器突然出现一个身躯白花花的刺眼扭动,7.1声卡配以低音炮发出的娇喘,将电脑前慌乱的两个人吓懵了。

十分钟过去了.....

那一刻,哥真恨不得化做彩蝶翩然飞去——哪怕被她拍死都不足惜啊......我自己都不知道脸上写着多大的囧字,也不知道内心是悲催还是该窃喜......

结账的时候,妹子甩给我200元说,不用找了,我千恩万谢瞟了瞟她腮旁尚未褪去的红云,哈着腰走过一面镜子时,我一扭头终于看到了镜子里自己憋成猪肝的老脸.....

出门的时候,妹子客气地说了声,你技术不错,下次还找你——呃,是维修技术不错......

哥慌不迭捂住脸,狼狈逃窜。

从女主播家狂奔而出,我才发现,两条腿都是软的,发动哥的二八自行车,10里地下坡路段,大脑竟然一片空白,中途连闯了两个红灯,其中一个路口的交警追了我几百米才骂骂咧咧折回去。

满头大汗回到店里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我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,脑子里一直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在肆意扭动。

老板,来把这台电脑给修一下,开不开机了。

我定了定神,才发现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台主机兀自诧异地望着我。

赶紧起身把主机接过来,插上线,电脑正常点亮,过滚动条ED蓝屏,需要重做系统。

我一面招呼妇女坐下稍等,一面伸手去口袋摸U盘。

尼玛!U盘不见了!

把身上所有的口袋翻了个底儿朝天,除了刚才的200元大钞,连U盘的毛都没看到!

哎呦喂!

那一串U盘可是哥的命根子,里面不只是简单的各种镜像这么简单,还有我多年积攒下来的维修记录,千辛万苦搜罗来的维修技术资料,甚至还有近期未结算的工程单据、联系人......

完了大蛋了!

我哪儿还有心思整眼前的电脑,大脑里飞快的回忆刚刚上门的整个过程,竭力想要记起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。

想了半天,最大的可能就是从女主播家抱头鼠窜的时候,将那串U盘遗留在了主播家......可是,我然连她的电话都木有,一时间也没法确认。

不行,哥还得再闯狐穴!

静下心,重新拿了一块U盘做了启动盘,拷贝了镜像,总算把眼前的问题搞定了。

风风火火骑行一路,跌跌撞撞跑到主播家门口,满心欢喜叮咚按了半个小时的门铃,竟然没人给开门!

难道她在主持一场华山论剑的江湖大会?或是一场声情并茂的演唱会?又或是一场锣鼓喧天激战正酣的两军对垒?

可是趴门边听了半天,里面竟然毫无动静!

我当然不会轻言放弃,来的时候都想好了。我掏出口袋里的字条,往背面吐了两口唾沫,啪的一下糊在厚重的防盗门上:

美女,稍前将U盘等工具不慎遗落至此,请见条后与我取得联系,联系电话133XXXXXXXX。

在纸条前逐字默念了五遍,确认没毛病后,我才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。

出门来,已是华灯初上,单元楼稀稀疏疏点亮了盏盏灯火,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影急急匆匆,我推着二八自行车的倩影,在来来往往的惊奇目光中显得突兀、孤独又那么倔强。

饿了。

找了个小摊,点了一大份牛肉面,风卷残云吃了个汤水不剩。

回到出租房,简单洗簌,我爬上寝床,打开笔记本,心里却盘算着如何用自己的猪脑子把U盘里一堆堆的数据重新攒回来,U盘倘若真的丢了,也只能默默接受这个事实。不一会儿,睡意袭来。

一夜无电话。

早八点,我正在睡回笼觉,手机叮叮当当响了起来。

脑子一个激灵,哦耶,U盘有戏了!抄过手机一看,尼玛,闹铃!

一大上午都没精神,店里生意也不多,人影稀疏。中午要了盒饭和啤酒,正百无聊赖吃着,一个电话进来了,瞟了一眼,尾号666。

忽然有一种很强的预感涌上心头:您好,哪位?

不好意思啊,中午才看到你留的字条,U盘确实在我这里,你现在过来拿吧。

手机那边娇滴滴的声音,令人心花怒放——当然,怒放的原因是哥的U盘有着落了!

喂?妹子,能开着你的虫子给我送过来吗?我给你报销——

话没说完,这丫竟然直接把电话挂掉了!

我的暴脾气也上来了,一口闷完剩下的半瓶啤酒,电话直接回拨了过去,妹子倒是飞快接了。

给你半个小时,来不了就明天中午,其他时间我没空!

又挂了,哥连个插嘴的机会都没有。

得,这都是惹不起的姑奶奶,朕还是亲自跑一趟吧。可是一想10里地的上坡路,腿又直打哆嗦,本来觉得这200块挣的挺干脆,挺响亮,现在想想,真是窝囊够了。

趁着午饭时间人少,我不得不再次发动二八自行车。一路奋力蹬着车子,我还一面在心里对着台词,倘若顺利拿回U盘也便罢了,如果这小妖精跟我这个那个的,我一定要在她的电脑上动动手脚,让她知道土地爷也是神仙。

脑子里不由自主又浮现起那具白花花的身体的扭动,登时心里宛如一条小蛇在蜿蜒游走,马上身体起了反应,幸好骑着车子,否则这衣衫单薄的,步行在人群中也未免太尴尬了些。于是心里忙祭起最近背过的各种新旧主板的电路图,嘴上念念有词,不一会儿倒也神清气爽,燥热自愈,小区很快就遥遥在望。

到了小区门口,看门大爷竟然不让进了!

解释了半天,快连自己的八辈祖宗都介绍完了,说自己来过两次了都,大爷非得让我给业主打电话才放行......你大爷的,难道哥第一次穿的这么落魄了?你塔马见过穿着阿玛尼修电脑的嘛,哥这是职业装好不好!

看软磨硬泡没一点效果,我决定还是给女主播打个电话。正当我推着自行车通过小区门口准备停放在合适位置时,一辆红色骐达猛地冲了过来,咣当一声,把我撞了个屁墩朝天,整个自行车也压在了身上。

哎哟我去!

正要爬起来看看车里是个什么货色,骐达的驾驶门开了,一只黑色恨天高女式皮鞋露了出来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:你他妈怎么走路的,瞎啊!推个破自行车在小区门口嘚瑟个什么劲儿?穷鬼。

你大爷,我心头的火噌一下就烧了上来。

连身上的土都没顾上擦,我伸脚把自行车往骐达上猛踹一脚,嗖地站了起来:你说什么?尼塔马怎么说话呢?

说实话,要不是看这厮是个娘们,我早一拳招呼上去了,这特么简直是赤果果的人格侮辱啊!

站在我对面脚蹬恨天高的是个30左右的贵妇,浓妆艳抹,嘴皮子涂抹的跟两根烤老的香肠一样,脸上仅有的一点姿色也被厚厚的粉遮了个精光,这种被抛弃的三流货竟然还能在这种小区出入,可见包养她的老板走眼到了何种程度。

小崽子你敢骂我?今天老娘就把你腿打断,赔偿老娘的修车钱!

这娘们估计看我比她高出半头,眼里又冒着怒火,先胆怯了三分,嘴里咒骂着,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,看样子是要叫人。

这一下差点把我吓尿了,气焰顿时熄了半截:人家纵是三流货色,哥也没有跟人对抗的资本啊,咱也不是来碰瓷的,点到即可,可这娘们显然不是个吃素的主,她要真是叫来一帮社会小青年把哥痛打一顿,打折哥的三条腿,哥的锦绣前程算是绝逼耽误在这小三手里了。

可是咱这种社会主义的四有新人哪儿跟这种老妖精斗过法,一时间如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看门大爷冲我拼命挥了挥手,那意思是叫我赶紧跑?

我的心还真有那么一刻的冷静,但随即又犹豫了:哥的自行车还在地上躺着呢!这辆战车跟随哥出生入死、征战沙场多年,已经是我亲密、不可轻言分离的战友了,难道今天就这么让它横尸当场?

算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!保命要紧,走为上策!

我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平时的跑步极限速度,准备撒开脚丫子冲刺。

这时,边上早围上了一群吃瓜群众,指指点点,嬉皮笑脸,真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!

我正要迈开脚步往人群里钻,骐达后边紧随着的一辆小跑车里下来一个人,棒球帽,黑墨镜,一身时尚运动休闲套装,神定气闲走到恨天高老女人面前。

“怎么了这是,撞了人还要玩黑社会啊?”

这声音分贝值挺高,一听就是个霸气的妹子,恨天高一扭头,显然看到了对方的气势,怔了一下。

关你什么事,你给我起开!恨天高显然没有被吓倒,但手里的电话也放了下去,估计是看到了对方的跑车,知道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。

跑车女一听,嘴角淡淡上扬,伸手慢慢把眼镜摘了下来。

尼玛!我浑身一个哆嗦,下巴差点掉在地上,我说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!

张小桃!

咱们打过交道。张小桃连瞟都没瞟我一眼,跟恨天高四目相对说道。

恨天高的气势一下子没了,哭丧着脸,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。

张小桃顿了一顿说,“看在王总的面子上,我叫你一声丽姐,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一句话把恨天高惹急了,她忿忿不平地说:“那,这小子碰坏我的车,这怎么说!”

张小桃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:“好吧,我跟老李打个电话,让他把修车钱打给王总,你看行吗?”

“算了!”恨天高气急败坏地尖叫了一声,懊恼地说,“我自己去修!”

说完,恨天高狠狠地剜了我一眼,“臭要饭的,还不把你的破自行车给老娘挪开!今天老娘碰到你这种垃圾算是倒了血霉了!”

张小桃明显火上来了,她扯住恨天高的袖子狠狠了推了一把,恨天高一个趔趄。

“刘丽你嘴巴放干净点!”

我完全没理会恨天高一脸的懵逼,厉声说道:张小桃你给我闭嘴!

默默地把自行车扶起来,推到一旁支好。旁边看戏的大爷麻溜地跑过来问我:“哎,年轻人,你不是进去找人吗,去吧去吧,办完事赶紧出来,我就不给你登记了。”

尼玛,都是些什么人!

我拍拍身上的土,头也不回地进了小区。

张小桃跟了上来:“何邯你给我站住!站住,你什么态度你!”

走到一处拐角,我停住身,回过头来。

“张小桃,我今天谢谢你给我解围。”,言毕,我挺了挺隐隐作痛的前胸,“不过,我没钱赔给你,你要是觉得这么着便宜我了,你就赏我几个耳光,我绝无二话。”

“何邯!这就是你的态度?”

张小桃逼上来正对着我,脸跟我贴的很近,1米72的身材外加高跟鞋的帮衬,差不多跟我一般高了。她的鼻孔呼哧着,表示她很生气。

莫名其妙心口一疼,我呼出一口气,尽量平缓自己的心情。“张小桃,我还有事。”

“耽误不了你的宝贵时间,”张小桃往后撤了撤身子,似乎觉得这么近的距离的确有些尴尬,“何邯,不是我说你,毕业都三年了,你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样!当初风流倜傥的何邯哪儿去了?学生会主席、大学霸,混成这个样子,我很痛心!”

“哦?”我浑身的血一冷,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两下,“我靠自己的双手吃饭,没觉得有多丢人。”

“你看看咱们计算机系的张文良,还有吴大海,当初都是给你拾鞋的小弟,现在都是IT界呼风唤雨的人物,几千万的资产......”

“够了!”我怒从心起,大手一挥打断了张小桃的话,“说白了,你还是嫌我没钱呗,良仔和海子有钱,你怎么不跟他们处去?张小桃我还真奇了怪了,你是那种缺钱的人吗?至于来这种地方当小三吗?我真是瞎了眼了,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!”

“啪!”

张小桃竟然抬手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!

“何邯你这个混蛋!”

张小桃挥舞着双手狠狠推了我一把,听我一席话,恐怕掐死我的心都有了。

“我混蛋,我混蛋都是拜你所赐”,一个耳光打的我左脸像火烧了一样,我愤怒地咆哮起来,“张小桃,咱们三年前就分清了,你过你富丽堂皇的生活去,我他妈不想再看见你!”

捂住脸,我脚步踉跄地往楼道内奔去,心里却在汩汩流血。三年未见,与张小桃的相遇竟然没有半点该有的温情,仍旧如此的尴尬、狼狈、落寞。

敲开女主播的房门,我有点恍惚,一时间忘了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。

女主播莞尔一笑,进来吧。

简单落坐,女主播竟然端上一杯茶水,怔怔望着我,噗嗤一声笑出声来。

“哥,你这是爬墙上来的?怎么弄的这么狼狈。”

呀呵,这妞今天是神经病犯了?为什么还给我端茶倒水,嘘寒问暖的?

我定了定神,讪讪地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在楼下发生一点事,现在还没过来劲,呵呵。哎,我的U盘呢,我拿了就走,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着急,也不麻烦,既然来了,就帮我再看看电脑吧,电脑这几天老出问题。”

尼玛!我就知道这茶不是白喝的!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国军博客 » 一个电脑技术员在电脑城的日子----邂逅女主播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